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便上传到设计岛的“种子库”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16    浏览:
 

  经济网讯 定制家具的风潮已流行一段时间,各路资本纷纷涌入这个有潜质的领域,诸多品牌的出现也加剧了行业竞争。但是在定制家具领域,某种程度上设计足以论成败,可以说拥有好设计的企业将能占据优势。

  从全屋定制到整装O2O模式,维意定制无疑是定制家具行业中最勇于吃螃蟹的一家企业,而“好设计”则一直是这家企业的标签。“好设计是维意定制整装O2O战略最为核心的竞争力。”维意定制CEO欧阳熙曾多次强调。

  走进天河区天誉花园的维意广州O2O旗舰店,最先抓住人眼球的是维意定制蝴蝶型的标志,这家旗舰店每个月要接待约800个客户,一个个风格迥异的展览区分布在走廊两旁,随处可见身穿黑色职业装的设计师们在与自己的客户低声交谈着。

  黑色服装、整洁发型,这是典型的“维意范儿”,设计师们统一的穿着打扮,目的只有一个:从里到外都呈现出一种专业且有经验的设计师面貌。而专业的好设计,恰恰就是维意定制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家居领域走在前头的制胜法宝。

  维意定制自2003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全屋“好设计”以及一站式全屋“真定制”拎包新住,这不止是单单满足家居尺寸定制的需求,而是令“好设计”参与到全屋硬装与软装的每一个环节当中。居住是功能和主人个性的完美融合,“好设计”则是1+1等于2+。

  对维意的设计师来讲,一天接待一个客户、一个月完成十多个单子、两天出一张设计图是家常便饭,与传统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动辄一两个星期的设计周期相比,这个速度让人惊叹。

  维意速度得益于背后强大的设计软件,出自圆方软件的软件科技让它在数码设计方面的水平远远超过同行。维意的设计师们进来培训的主要内容就是软件的使用,对软件使用的熟练程度直接与设计效率挂钩。

  维意广州O2O旗舰店总监彭绍坚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初中生客户。其他的房间都已经搞定,只有他的房间一直没定稿。经过多次沟通,他发现对方对自己房间的设计要求其实也没有具体的参照,只是说喜欢错落的又有一些灵感的设计感觉,这个描述对于设计师无异于折磨。

  回到公司后,彭绍坚查看各种资料,并一点点分析客户的设计要求,将设计效果图全部放到客户的面前,让他选择每个效果图中喜欢的点,随后彭绍坚将这些点全都融合到一起画出了设计图。最终客户很喜欢这个设计,彭绍坚为此很有成就感。

  面对有“选择困难症”的客户时,设计师赖韶辉却很有经验,“如果客户的选择范围很广泛,想让你每一个选择都出一个方案给他看的话,那你要着重主推几种适合的款式风格”,在他看来,设计可以是没有边际的,但最终呈现出来只有一个效果,设计师们要懂得把最精华的东西呈现出来。

  但做到满足客户需求还不够,设计师们往往更多地会考虑如何优化方案,做到客户想不到的。

  在设计师邓先勇的一幅设计图中,进门左边是衣柜,为了不占用过道的空间,下方的柜门设计成了推拉的模式;梳妆台被放在了靠窗的位置,这里采光比较好;而床边到顶的衣柜转角十分人性化地使用了圆弧柜,不仅感官更为柔和,也方便放置一些小衣物。在满足客户的需求前提下,维意的设计师们似乎特别擅长这种“润物细无声”式的小惊喜,于细微处见真章。

  在一个个让客户满意的订单的背后,设计师们有着维意定制这个强大的平台作为依托,能够更好的发挥自己才能,满足客户需求。

  维意定制解决了个性化定制与标准化批量生产这一世界难题:通过信息技术改造,利用仿真和虚拟设计制造、参数化智能设计、网络协同设计等技术实施销售设计网络化、生产排程电脑化、制造执行信息化、流程管理数码化,建立企业“大规模家具设计定制生产系统”。

  2013年,赖韶辉加入维意,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清楚全屋定制是什么样的概念,凭着一腔热血进入了这一行,来到维意后是师父彭绍坚将他“一手带大的”。

  在维意这样现代企业,却采用着师徒制这样淳朴又卓有成效的传承方式。每一位新设计师初到维意,都会拥有自己的一位师父,由此保证了维意设计的基因传承和基调统一性。

  因为赖韶辉是从平面设计转过来的,不要说是量房,即便是与客户的基本沟通都成问题。很多客户一看就知道这个设计师是个新人。师父的作用就开始发挥了。沟通从哪一块开始,布局是怎样的,客户的需求是什么,这个柜子的内部结构等等彭绍坚都会事无巨细地告诉赖韶辉。客户进门店洽谈的时候彭绍坚也会全程陪同,通过言行身教让徒弟快速入门。如今,彭绍坚已转到管理岗位上不再亲自设计,赖韶辉也已晋升为一名资深设计师。

  “这算是我们公司的一种文化,如果新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我们都很乐意去帮,因为我们自己也是那样走过来的。”赖韶辉说。

  维意的设计师可以被称为销售型设计师,一个单子从下单到成交设计师要全程跟进,这使得几乎每一位维意的设计师都能言善辩。

  史国军是广州维意的第一位十段设计师,在维意,“段位”是衡量设计师水平的一个指标,目前维意设立的最高段位是十段设计师,但可以想象达到这个段位要付出的巨大努力。

  2013年,史国军辞去在银行的工作,进了维意,工业设计专业的他也算是回归本行了。刚进维意时还是“春苗设计师”,内向的史国军连方案都讲不清楚,“那时讲一个方案,我手都在发抖,吞吞吐吐的没有什么思维”,在维意将近五年,他学会了为人处世,学会了怎样快速地融入一个团队,怎样与人交流沟通,专业水平也进阶到十段。史国军后来也有了自己的徒弟,维意广州海印店那一批人几乎都是他带出来的。

  在日复一日设计图稿的工作中,设计师往往会担心自己“江郎才尽”和思维老化,因而需要不断地吸收新知识,寻找灵感。

  2013年毕业的胡建玲,如今已经成为同事眼中的“全能设计师”。对她来而言,维意带给她的是更多的经验积累。在来维意之前,她做的工作是酒店设计,一个单子可能要做一年时间,相对地,她能接触到的户型就比较少。但在维意这个平台,对设计速度和质量的要求迫使她不断学习,在短时间内从脑袋中想出很多东西。

  在维意定制,除了内部培训和定期的经验分享会外,设计岛可以说是设计师们最大的线上经验交流与学习平台了。

  设计岛是维意定制管理设计师的一款软件,维意全国有6000名设计师在这个岛上活跃着。每当设计师们有了好的方案,便上传到设计岛的“种子库”,可以通过积分将自己喜欢的种子买下来,就能够调用设计图里的零件。而这样的种子,设计岛上有数百万份,根据不同的标签进行筛选后,设计师们往往都能找到自己心仪的种子。

  一份种子往往只需要5-20积分就可以买到,而设计师每达成一万元的订单就会有1000积分,安装成功后还会有3000积分到账,一位有经验的设计师一个月通常都有几十万积分的收入,种子的价格对他们来讲非常低廉,然而流通率也是更高的。

  除了公司组织的经验提升与分享活动外,设计师们往往都有自己找灵感以及学习提升的特殊方法。邓先勇有时会去展览会和家具展寻找灵感,或者看看古建筑;赖韶辉则偏向于去浏览其他设计师的作品;胡建玲会在地铁上选择看一些相关的公众号,“每次看到的都会记下来,看多了就记住了,有一些特别好的会去收藏”;彭绍坚则更喜欢从交换空间、梦想改造家等各类综艺节目里学习经验。

  从这些设计师的工作日常和个人经历,足以可见维意定制对设计的高要求。也正因此,这家定制品牌才能在群雄逐鹿的定制家具领域一马当先,用设计创领中国全屋定制行业,走出属于自己的“维意范儿”。(邹锡兰 李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