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那些以投资作为主要目的的买家逐渐退出市场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0-30    浏览:
 

  1994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北京翰海举槌8件明清家具,拉开了国内古典家具拍卖的序幕。2001~2007年,惊喜频繁涌现,成交记录不断被刷新。2008~2013年,则逐渐进入相对理性的阶段。而2014~2015年,可以说是一个承先启后的开创年代,肩任着开新立异的时代使命。本文对2014年的家具拍卖做回顾总结,并对2015年拍场做前瞻与展望。

  明 十七世纪 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成交价968.5万美元。(图片提供:纽约佳士得)

  明 十七世纪 黄花梨画案,成交价352.5万美元。(图片提供:纽约佳士得)

  回望2014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呈现出品类热点多元化、价位结构平衡化、购买需求合理化的趋势。严峻的经济形势和艺术品市场调整的双重压力,古典家具拍卖突破了固有的思维定势,开始转变格局。

  市场的变化很残酷。各大拍卖公司也敏感地意识到了市场近期的变化,纷纷尝试创新和业态转型。

  佳士得和苏富比均掌握了全球性的高端拍卖资源,并以顶级明清宫廷艺术品、收藏名人的专场拍卖为核心。苏富比宣布与全球电商领域巨头Ebay合作,将联手开创一种可以令全球百万人更加轻松地发现、浏览、购买艺术品、古董以及其他收藏品的网络平台。而佳士得则正式进驻上海,并启用位于北京皇城会的两间佳士得艺术空间,定期为藏家和爱好者奉献佳士得的艺术展览。在华拍卖业务的深入开展将在一定程度上加速内地拍卖公司两极分化现象。

  2014年3月,“保利文化”在香港上市,作为保利文化重要支撑的保利拍卖亦成为界内热议的焦点。上市后,保利对整个艺术品市场做了总结,更加积极创新艺术投资合作模式,发行了多支艺术基金。并且顺应市场形势,努力增加中低价位拍品供应。除此之外,注重与当代工艺大师、当代独立家具设计师合作,将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平台的推广。比如推出首个当代古典家具黄花梨专场,即“游艺——大家之家当代古典黄花梨家具集珍”专场。

  2014年,正逢北京翰海20周年盛典季。瀚海大力开辟品类化市场,以精准的眼光捕捉可能出现的热点,一方面为藏家和投资者挖掘未来的潜力资源,另一方面也将中国艺术品市场带入了全品类拍卖时代。其他还有一些拍卖公司,则是在鉴定评估和信息传播上,更规范化、更专业化,以赢得市场的信赖。

  2014年古典家具拍卖市场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专场似乎不多。在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之际,中国嘉德携手嘉木堂呈现两场精品专拍,将多件家具展现给世人,成为全年家具拍卖的焦点。

  2014年3月,中国嘉德先是举行“选中之选 器美神完——嘉木堂呈献明式家具精品纪念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大展,5月份,又推出“器美神完—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专场,展览家具全部上拍,最终成交率达86.21%。经过半年的精心策划,又于9月18日至10月7日,在北京798艺术区艺术工厂举办“7间房——嘉木堂明式家具现代生活空间暨王世襄先生纪念室”大展,11月22日上拍,成交率100%。

  中国嘉德以20多年的行业经验积极应对,并且探索出良好的运作模式。在拍品组合、估价布局、专场设置、图录编制、巡展宣传、客户服务等方面展现专业学养和创新活力。首先,在征集拍品上,他们有着极其严格的定位。十分注重文化传承,对艺术品的选择精益求精。每年春拍和秋拍都会有几千件拍品上场,但他们在半年时间里需要经手的物品却可能是4~5倍。其次,与知名藏家深度合作,更多地去挖掘拍品本身的文化价值,设立更具特色的专场。在与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反复磋商之后,才达成共识。最后,办展览、开讲座、出图录,比业界率先走出半步。

  而事实上,这种“嘉德模式”,是有一定背景因素的。中国嘉德成立“嘉德文化集团”,下辖嘉德拍卖及嘉德投资两家公司,依靠观念创新、制度创新来推动自身前进。其中,嘉德拍卖将专注于艺术品拍卖主营业务。并且只做中介,只收取成交拍品的佣金。

  王世襄所珍藏的家具现今绝大部分都安家在上海博物馆,还有部分散落在各处。经过精心筹备,中国嘉德与嘉木堂携手,展出明式家具50余件,不少是王世襄当年亲自验看、鉴赏过的精品。一则是为了弘扬王世襄的治学精神,二则是让世界看到中国明式家具的文化内涵和历史意义。

  此外,北京保利秋拍呈献“孔颜乐处——乾隆御书房五器”专场中,清乾隆紫檀高浮雕吉庆有余顶箱式四件柜为北京私人藏家旧藏,2006年5月王世襄先生见此对柜后,曾感叹“清代紫檀家具以雍干时期宫廷御用器物为上上品”,并题词留念。

  2015年春拍从纽约开始拉开大幕,继而在香港吹响号角。经济大环境和艺术品市场低迷的态势下,人们的惶恐还未消尽,但无论从数量、质量,还是成交率、成交总额看,中国家具依然呈现出该有的活力。2015家具拍场,价值可期。

  随着博物馆级别的作品的短缺,以及藏家惜售趋势越发明显,整个古典家具拍卖市场面临着“征集难,精品少”的困境,要征集到更多的名家旧藏珍品将会变得越来越艰难。本季春拍,对于内地经营多年并仍然在持续扩大规模实力的拍卖公司,比如佳士得、嘉德等等,从征集到出货,目光都紧盯海外市场。4月初,保利执行董事赵旭先生亲自带队前往北美征集,寻找流落在美国和欧洲收藏家手中的中国珍宝。

  从首轮春拍来看,香港苏富比、北京保利、北京瀚海等多家拍卖公司均没有推出明清家具专场。1月11日,北京瀚海“名酒·家具”专场中有20件佳酿,102件家具,5件室内陈设品。北京保利“瓷器、玉器、工艺品”专场仅推出明清家具及工艺品47件,其中有20件是近代家具。成交率仅为40%,成绩平平,显得有些疲弱。

  当然,像南京正大以古典家具板块为主的拍卖公司,依然能够征集到重器拍品。1月11日推出“木盛中华——明清古典家具”专场中,富豪慈善家李春平珍藏的20件清宫遗珍现南京。特别是清乾隆紫檀漆心百宝嵌花卉宝座被列为重器之首,当年由溥仪带出皇宫,为清宫遗物,后期抵押给盐业银行,辗转到一位清朝遗老手中,最终流入李春平之手。当天现场经过三轮叫价,最后被神秘买家以3200万落槌价拍走。

  此外,中国嘉德于4月6日在香港再次推出比利时明式家具收藏家、侣明室主人菲利普·德巴盖主人的两组珍品,晚明黄花梨券口靠背玫瑰椅六具一套和晚明黄花梨方角柜成对。

  在3月中旬揭幕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上,佳士得获得授权拍卖已故传奇藏家安思远旧藏,推出“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逾千件私人藏品轰动藏界。

  3月17日,首个夜场举槌,当晚57件拍品全部成交,创“白手套”佳绩,总成交额6110.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1亿元),刷新四项世界纪录。3月18日,安思远私人珍藏系列的第二场“中国家具、文玩及书画”结束,总成交额3913.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3亿元),近80件明清家具也悉数成交,斩获佳绩。

  安思远,1929年7月13日出身于美国。他是纽约知名古董商兼收藏家,原苏富比教育学院中国区首席代表、资深艺术品市场顾问,也是第一批推崇欣赏并深入了解中国古典家具之美的西方藏家之一。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公寓共有22 间房间,陈列着丰富的亚洲艺术珍藏。其中,有大量的明式家具。

  上世纪末,安思远发掘并宣扬中国古典设计流畅简约的美学元素,并于1971年出版了《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1982 年重返夏威夷,参与檀香山艺术学院中国家具收藏的图录制作。1996 年,参与出版香港洪建生伉俪中国家具收藏的中英对照图录,其中收录了很多中国古典家具。该书也成为同行及藏家研习的重要参考。

  王世襄先生一生有两部家具巨著《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奠定了黄花梨的历史地位。

  从2009~2014年,各大明式家具专场颇受藏家的热烈追捧。黄花梨家具成交价和成交率颇高,并屡破记录。比如南京正大2010“宫廷御制古典家具及文房清供”专场中,16号拍品宫廷御制明代黄花梨交椅以6944万元成交,创造世界最高纪录。2013年,纽约佳士得“中国瓷器与工艺精品”专场中,黄花梨天下第一案惊艳亮相,成交价约为5645万元,溢价高达4.5倍。

  2015年,黄花梨明式家具再次掀起热潮。纽约佳士得“安思远珍藏”首场拍卖中,41号拍品“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以96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11万元)成交,此拍品拍前估价为80~120万美元,成交价超最低估价12倍之多。据行家称,买家为中国藏家。

  毫无疑问,这是资本主义的时代,也是机会主义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那些以投资作为主要目的的买家逐渐退出市场,依旧活跃在市场上的买家,才是真正具有长期战略眼光的收藏家。但这并不代表中国藏家的购买力已经变弱,而是他们现在开始有选择的概念,正变得越来越挑剔,更具备国际视野和专业素质。中国藏家在纽约的崛起,仅仅只是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