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茶几系列 >
有一面软绵绵像面饼一样挂在树上的时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2-18    浏览:
  

  北欧的极简风,高贵冷艳,气质迷人,日本的断舍离,删繁就简,回归本源.......在极简理念的冲击下,性冷淡的家具设计,似乎成为大多数人生活的选择。

  还记得在今年参加的“设计上海”展览中,我曾有幸采访到两个80后设计师朱晖和杨熙黎,在他们看来:“简而含趣,热情有爱,才是属于中国人家的样子。”

  是啊,早在几千年前,中式生活的基因密码里饱含着热情和祝福,哪怕是一门一窗,也会雕琢出喜鹊望梅,让人喜上眉梢。

  为了找寻中国家具的最初的趣味,这两个80后设计师开了一家家具店,取名“吱音”。

  吱音的每个家具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或是来自谐音,或是来自流行词,包含着设计师对生活的幽默和巧思。

  调皮的小台灯看起来晃晃悠悠的,像一个孩子在追逐皮球,一不小心被球绊倒,“哎呀!”地大叫一声。它的使用方法也很有趣:用手轻轻拍一下它脚下的圆球,不仅可以开关,还可以调节亮度。

  在西班牙画家达利的画里,有一面软绵绵像面饼一样挂在树上的时钟,用来表达扭曲的时间。但现实中,竟也有这张可以弯曲的“达利”桌。它是运用传统竹简的折叠方式,将木板切割成相连的一截截,这样就可以柔软地靠在墙上。涂上渐变的白漆,桌边便和墙融为了一体;轻轻一转,又会变回一张正常的圆桌。

  “神马都是浮云”,这句当年红极一时的流行语,反映了很多人对生活随性的态度,变成一张沙发的名字后,却多了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圆润的体型,两边翘起的弧度,四条细腿,像一匹昂首行走的小马驹,载着你飞天环游世界。坐在家里,就是诗与远方。

  关于设计中的中国风,朱晖说:“我们不用迫切地试图用任何符号式的元素来赞扬它,也不用担忧国际化的语言会令传统文化失去应有的样子。因为骨子里的东西,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情怀,不卑不亢,无法替代。”

  《木兰辞》云: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纤巧简约的原木、梅花盛开的姿态,充满了绰约的江南少女感。谁说中式老土不实用,谁说年轻人不爱中式?

  说到官帽,马上就想起古装电视剧里坐在高堂上怒目圆瞪的“大人”们。当官帽变成了一张小椅子,那种反差感却特别有趣。四条原木的椅腿斜斜向外架成三角状,稳固之余不死板,官帽状的椅背木纹优美而清晰,干练的外形令人感叹:传统也可以这么潮。

  在传统戏曲里,角色表现“生气”时,往往把大袖子一甩,拂袖而去。这把“拂袖”椅,就是以戏曲元素为灵感设计出来的。宽大的扶手就像古时的汉服衣袖,倚袖而坐时,有种闲适优雅的姿态,仿佛自己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书生呢。

  《小王子》里说: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个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它足以让平凡的日子散发出光芒。对吱音来说,仪式感更像是一种在设计中包含的对人的关怀。它令我们在忙碌焦躁、渴望放松的时候,在日常器物中找到最妥帖温情的安抚。

  当下的快节奏生活,每个清晨就是忙碌的开始。顶着乱糟糟的发型,睁着朦胧的睡眼,总忍不住抱怨为什么要上班。但看到这个漂亮的梳妆台,心情就会不自觉好起来:桌面如同海平线,大而圆的镜面像一个升起的太阳。将它从桌下旋转而出,就像打开了一个开关:要把自己拾掇得精精神神,才能迎接新一天的挑战。

  饮茶叹茶,是中国人重要的生活仪式。但无论是老气横秋地在树根茶几上摆弄紫砂壶,还是正襟危坐地蹲在日式茶席前面默默喝茶,都太正经,少了很多趣味。为何不简单一点呢?这个笑纳茶几,就代表着一种新的生活仪式。大肚量,桌下可以把所有茶具全部收纳,敞开的柜门如同主人笑意盈盈地迎接客人。有了它,随时随地就可以泡一杯清茶,和亲友窝在沙发上谈天说地。

  “归觅”,读音和“闺蜜”一样,讲的是人与人之间一种互相信任、互相分享的亲密关系。床对一个家来说,是归属感的象征,无论在外面多忙多累,回到家扑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瞬间就卸下所有烦恼。在我们享受舒适的时候,也不要忘了,正是身后有一个可靠的人稳稳地托住我们,倾听我们,我们才得以有面对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在中国,每天都有无数在城市之间“迁徙”的年轻人。每次搬家总是很矛盾:想一身轻松地离开,又舍不得丢弃有感情的老物件。带上它们一起走吧,又把自己累没了半条命。

  但这个“行走衣柜”却像宠物一样,会跟着人走。把它的腿部和支撑杆拆装组合,就可以收纳在柜身里面,整个衣柜摇身一变,成了可以拎走的琴盒。从此奔波的路,不再寂寞。

  朱晖和杨熙黎说:“真正用心的设计,会表达的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妙处。初闻其声、细听坚定,这就是‘吱音’二字的由来。”

  比起“性冷淡”风,在吱音身上,你会发现它多了许多温暖,还多了许多对生活的热情和智慧,就像活在当下的我们,哪怕奔波忙碌,性子里总不失一股生气,对未来总有着冲劲和期待。

  尼采说:我们热爱生活,不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生活,而是因为我们习惯于爱。我们的心是怎样,生活就会怎样,热爱生活,生活才会厚爱你。